站内搜索
首页
文学作品
我和儿子在疆过新年
发布时间:2019-01-31 文章来源: 作者:张连营 浏览:
 

新年马上就要到了,但今年的春节却有些不同,因为只有也只能是我和儿子在疆过新年啦。

在儿子还未放假住校期间,每天一回到家,就感觉到家里是空空的,冷冷的,清清的,静静的,好像回到了多年未住的老宅,只有阳台上鲜嫩的绿植还释放着生活的气息,证明着家的一丝温度。当儿子放假归来,虽说增添了几多生活之气,但这个家却更加的乱乱的,糟糟的,大有由传统老宅向垃圾站渐变之势。没有一个女主人的家或许只能叫房子,而真的不能称之为家啦。

那天下班回家,在我这个自以为是生活导师的循循诱导下,我和儿子齐动手,信心满满地准备把让这个家在迎新的时刻焕然一新。先从做饭开始,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缺一不可,赶集上店买菜、买肉,包饺子、调馅子等,我要让儿子样样精通!

但是事与愿违。从学炒第一个菜的时候,从菜的择、洗、切、炒,不到半小时的空,我和儿子一阵子忙乱,最后儿子干烦了,尥蹶子不干啦。平时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惯了,当然这也包括我。当那天第一个菜出锅的时候,离下午上班的时间也到了,我只能将热乎的菜胡扒拉几口,赶紧啃上几口馒头匆匆走了。

下午下班回家后,桌子上的剩菜空碗还在桌子等着我收拾呢。我想我还是先收拾一下正看电视的儿子吧。欲下手而心不甘,算了,还是耐心地教授儿子慢慢来吧。自己的衣服自己洗,包括脏袜子臭鞋,公共的卫生抢着干,包括厨面、桌面、地面,碗盆碟的洗涮,这是我对儿子的要求。但结果是几天之后,除了他自己少数的衣服洗得不干净还强行晾晒起来外,其他的“重要工作内容”全都被我无形之中“抢”走了。唉,真是没有办法。

临近年底的这几天,我都是在下午下班之后进行大扫除的,感觉天天在过“除夕”,因这这大扫除都在夕阳落山之后进行的!

距离产生美是马克思对燕妮说的,但我只想对媳妇说快点回来吧。但是我在电话不能说,只能换了另一种风格的台词:没有你的日子里,我又恢复了快乐单身汉的生活。自由啊,多么不可多得的自由,单身贵族的享受!

媳妇在电话中说,真的吗?好失望。不过,这样也好,她说她要在家多陪陪父母,今年年前不回来的了,就在老家过年了。父亲年事已高,身体状况很差,更应该多照顾照顾。你一个大老爷们,在外行不行的,只能将就将就得了。

媳妇说的很对,她是在替我们这个家为父母尽孝,尽子女应尽的义务,我才能在疆更安心地工作。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。我唯有感激她,同时也感谢父母的理解和支持。因为平时只能多打个电话而已,其他的,只要不在探亲假期间,为父母什么都是做不成的。

想起曾经一首很火的老歌,“十五的月亮,照在家乡,照在边关。宁静的夜晚,你也思念,我也思念……”不过,我想篡改一下后面的词,你守在父母的病床前,我坚守在祖国的最西边;你在家喂父母热乎饭,我在边疆值班做贡献。军功章,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……

又一个“除夕”的下午,我和儿子迈着方步,踏上买年货的路,嘻嘻哈哈逛超市,大包小包的提不住,临走不忘捎上一瓶醋。出得店门快走两三步,蓦然回首见华灯如昼,春风夜放花千树。我想,那新年的幸福一定就在那远远的灯火阑珊处。

色小哥五月在线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