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
首页
文学作品
满地槐花
发布时间:2019-01-18 文章来源:网上投稿 作者:蔡磊 浏览:
 

不经意间花开,不经意间花谢。

槐花留给我的纪念只剩下了手中拿着的半快槐花饼,心想:这可是今年的最后一次了。在乡下的时候,每年槐花开了,母亲都会带着我和弟弟去采摘。槐花、面粉、鸡蛋、水拌在一起,揉成面团,擀成饼状。放在油锅里炸成嫩黄,就是一道可口的小吃,即可当菜,又可当饭。

晶莹剔透的花瓣隐约可见,散缀在槐花饼的表面,甚是好看。入口滑腻,满嘴槐香,胃口自然大开。南北朝时的文人们就以吃花为妙事,现如今吃槐花饼也可谓附庸风雅。

参加工作以后,槐花好似成了一道过往的风景,钢筋水泥的森林里再难见它们的身影。去年吃到的槐花,还是母亲来看孙子的时候带来的。儿子看着这一串串珍珠般的花朵,十分惊讶,还以为是奶奶编给他的玩意儿呢。吃槐花饼的时候,儿子十分兴奋:“好香,好香。明年还要在吃。”

去年槐花开的时候,带着儿子来到郊外。看着高大的杨树,槐树和满地的野草,儿子十分好奇,问来问去:“这树为什么长的那么高,这草为什么这么绿”,不见一丝厌倦。一条清澈的小溪也会引出儿子的许多疑问:“这条河与城里的不一样,水怎么这么清啊。”

槐花挂了一树,风铃般在风中摇拽。七岁的儿子竟然不会爬树,还要让我这当老子的亲自来干,站在树上,看着仰天而望的儿子,忽然有了一丝莫名的伤感。如今的孩子们真是应了孔老夫子的那句话: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”。在城里,每天围绕他们的不是高楼大厦,就是电脑、电视等一些高科技,见识不可谓不广;可一棵树、一株小草、一条清澈的小溪也会引起他们的好奇。我想高声对儿子说:树本来就这么高,草本应该这么绿,水本来就是这么清。

也许槐花饼里有了自己的一分辛苦,儿子吃的十分幸福。对着老婆聊起了看到的外面的世界,树高高的,草绿绿的,水清清的。老婆搂着儿子的头,高兴的说:“妈妈知道了。”此时此刻一家的幸福融入进这小小的槐花饼里。

再见槐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,也许一年,也许两年。到那时,树自然高高的,草自然绿绿的,水自然清清的,还有那清香依旧的满树槐花。

色小哥五月在线视频